社会文化

蓝色世界不堪回首衣冠王国重振丰采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国庆网站首页国庆特稿报道内容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是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人民生活节俭的真实写照。

  如今,穿出个性来,穿出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来,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也变成了眼前的现实。

  从一九五零年到现在,中国服装走过了将近整整半个世纪。回顾中国服装的这五十年,好像是在叙述一个跌宕起伏的故事,从中可以依稀透视出社会发展的历程和人们心态演变的轨迹。

  五十年代,列宁装、中山装、人民装一直是人们的首选。苏联花布、毛蓝布都曾在全国流行一时。其后,蓝色的卡其布深受男女老少的青睐,举国上下可谓是一片蓝色的海洋,但服装的款式异常单调,只有十种之多。

  那时,人们可用在服装上的开销非常之少,买布要凭布票才能供应。人们同时被艰苦朴素的观念信条引导着,提倡节俭,反对奢华。在许多家庭中,衣服都无一例外地成了“传家宝”,它经爷奶传给父母,再由父母传给子女,由于是多子女制,一件衣服则又经常由长子再传次子,以此类推。

  六十年代,“文革”开始前,原本单色的服装稍稍呈现出一点杂色,这在总是激情浪漫的文艺团体中表现得最为明显,所谓的“修正主义”苗子开始稍稍抬头,中国服装总算走近了张扬个性的时尚边缘。

  但很快,随着“文革”的兴起,中国服装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它被淹没在了一片国防绿的军装里,军服成了这一时期的最高时尚。几乎所有的妙龄女郎都幻想着能“绿”装素裹,尽显“妖娆”。但由于军服的罕见,流行中便有真假之分,于是人们炼就出了一副识别真假货的火眼金睛,这也许是中国服装打假的最先源头。

  顺带一提的是,这一时期,领衔展示的“江氏服装”在国内的各大场合很折腾了一阵子,但由于设计的失误和幼稚,它很快便夭折了,没有形成任何气候。

  七十年代,中国服装被老外称作是灰蚂蚁、黑蚂蚁、蓝蚂蚁,它们蠕动在大江南北的宽街小巷。无论男女老少,也不管是何种职业,大家都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千人一面,万人一体,个性不能被张扬,只能被打倒。后来,人们还对天蓝色及红色大翻领的运动装情有独锺,因为它们常穿在深受爱戴的乒乓国手身上,尽管他们还不敢被老百姓公然称做为心目中的偶像。一九七八年,中国服装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重大转折。从单一走向多元,它经历着改革前的剧烈阵痛。

  八十年代,在中国进行改革开放的这一十年中,中国服装也首次引进了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流行样式,踩蹬裤、牛仔裤、喇叭裤、老板裤、萝卜裤、夹克衫、皮大衣、西装、晚礼服、休闲装、喇叭裙、一步裙、A字裙,这些时装新概念铺天盖地卷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分辨着、感知着、追踪着、模仿着、争议着,新旧杂陈,确实有点令人措手不及。

  踩蹬裤最早唤醒了中国女性的审美和独立意识,它也一度大规模地泛滥流行,从小学女生到工厂的女工再到菜市场监工的老大妈,她们几乎人人都具备这样的裤种。到后来,踩蹬裤被弃置一旁,无人问津。但是,它的功劳不可辱没,有了它,也才有了日后的超短裙、露肩露背裙。不管怎样,它算得上是千篇一律女性服装的最初反叛。

  此外,喇叭裤可能是最受争议的一种服装,它的大肆繁衍及迅速流行的确令人瞠目结舌,许多人对此不以为然,喇叭裤加长发的男青年形象几乎成了不正经、不三不四、流里流气的代号。通过关于喇叭裤的功与过、罪与罚等问题的探讨,人们不得不承认,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张扬个性,尊重自我的年代。那种千人一面的现象是一去不复返了。

  但在着装方面,中国的老百姓仍处于初级阶段,有句顺口溜叫做“不管多大官,都穿甲克衫;不管多大肚,都穿健美裤。”大家在选择衣服时有一种盲目的从众性和趋同性,就像风行一时的红茶菌、甩手疗法、君子兰、呼啦圈等等。一时间,要麽街上都流行红裙子,要麽都流行黄裙子。大家在街头或聚会场所,经常能看到和自己穿着等同的各式人,但通常并不感到尴尬,而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中国服装业在开始睁开朦胧睡眼看世界的同时,也跃跃欲试地想在世界时装领域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九十年代,休闲装深受人们的青睐,服装的功能性被人们广泛地认同和重视。以衣服为主流的时尚已变得眼花缭乱,令人目不暇接。这一切不单单是彩发、黑嘴唇、松糕似的厚底鞋、透明装、露肚脐装、内衣外穿等等所能涵盖得了的。

  经过不断地熏陶和磨砺,人们慧眼独具,能清晰地辨认出GUESS,MARLBORO,WERSAGE,PORTS及ESPIRIT这一类顶尖世界名牌,人们在购买服装时也越来越出手不凡,可以花近万元买一件皮衣,也可用数千元消费一件西装,为的是与众不同,标新立异,穿出档次,穿出品位。

  至此,中国人的服装概念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固定框架,也不再拘泥于蔽体御寒甚至美观等几项简单的内容,它几乎变成了某种时尚的代言人及某种生活方式的表达和宣泄。

  同一类衣服不同的穿法,也能折射出穿者的千姿百态。有人曾戏谑说,穿化纤西装而不打领带的是民工,打上领带就成了上门推销或在街头发传单的大学生。换成毛料的西装,打上难看领带的是国企领导或乡镇企业的小老板,换成三粒扣总穿白衬衫的是年轻的白领,只有外资企业的中层以上干部才恢复了西装的名誉。看上去能让人眼睛一亮的是那些洋文不错的代理人。

  着装以言志,这是九十年代末中国服装的另一种现象。一九九八年夏季,洪水曾肆虐中国南北局部地区。官兵们着迷彩服日夜抗洪,深得民心,那以后,各种迷彩或变异迷彩装又在人们的生活中流行开来了。甚至连女孩子们也都穿上了各式各样的迷彩T恤。

  在本世纪的最后一个夏季,中国的女装也变得越来越透明,这种露还不是那种坦胸、露背、露肚脐的简单暴露,它们朦朦胧胧,遮遮掩掩,既含蓄又引人入胜。其中有小立领与前胸稍敞的些微透,吊带裙与披风配套的朦胧透,透明衣加内衫的立体透,还有针织衫与镂空工艺或镶拼蕾丝的局部透。至此,中国女人在着装上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创新和大胆。

  当然,中国服装从来也没淡忘过要走向世界,它已经开始在世界服饰舞台上崭露头角,初试锋芒。与世界服装接轨,成了这一时期中国服装业贯穿始终的主题。“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在舶来服饰的猛烈冲击下,人们也越来越怀念传统味道十足的中式服装--第一个扣子扣得紧紧的,严丝合缝的中山装,小立领的棉布或麻布衬衫,带团花或寿字图案的丝棉袄,大红色的中式坎肩,等等。

  正如著名建筑师贝聿铭所说:“古典意味着持久永恒的特质,现在看来不时髦的东西,十年后可能好看一些,二十年后甚至可能恰到好处。”以经营“中国意念”而誉满全球的香港服装设计师张天爱在这方面旗开得胜,到目前为止,她已在上海和北京各开了一家服装专卖店,除此以外,还有潮流紧追人士所开的“兰花布馆”、中式衣店,真是不一而足。北方农村姑娘的那两个红彤彤的脸蛋也被设计师移植到了中外模特们的脸上。经过改良和各种设计理念演绎的中式服装依次亮相登场,临近世纪之交,中国服装又开始了一番新的轮回。

  不难看到,改革开放二十年来,中国服装业是中国在二十世纪最后二十年中发展得最快的产业之一。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服装工业已渐渐步入正轨,中国十二亿人口的穿衣问题为纺织品和服装的生产提供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市场。现在,中国居民服装消费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长足的发展,成衣消费在居民特别是城市居民的衣着消费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同时,伴随着国内外服装市场交流的日益增多,中国服装市场的国际化发展趋向,不仅促进了国内服装在设计、面料、加工制作等方面全体水平的提高,而且加快了中国服装需求在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的转换,城市居民的服装消费继续向时装化、高档化发展,多层次的服装格局已初步形成。

  谁也不会否认,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装生产国和出口国,中国的服装工业肩负着满足和丰富国内城乡服装市场的需求、解决十二亿人穿衣问题的责任,同时,它还是中国的出口创汇大户,在为国家积累资金、吸纳并安排劳动力、支持现代化建设等方面,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支柱作用。

  但是,与巨大的服装市场相对应,中国服装工业整体上还处于粗放型、劳动密集型的生产经营模式,科技含量、集约化程度、产品附加值都处于较低水平。尽管服装出口量达到首位,但就单件产品来说,价值含量非常低。在纺织品和服装全年出口创汇的额数中,加工贸易占了一半左右,这主要是中国纺织品还不能很好地适应服装对面料的要求,中国的设计还没有真正走向世界的缘故。

  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一个国际级设计大师。根据发达国家服装业发展经历过的自然品牌、设计品牌、自由品牌三个阶段的模式,中国刚刚进入服装品牌发展的第二个阶段。现在,中国还没有一个叫得响亮的国际服装品牌,国内高档服装市场几乎被国外品牌和三资企业品牌所占领,以上这些都与我们这个泱泱服装大国的地位极不相称。

  中国具有世界上最大量级的服装市场,满足中国城市和农村两大内销市场对服装的需求,将会成为今后中国服装工业发展的永恒课题,这也是全球服装生产和贸易厂商最感兴趣、最为关注的焦点所在。可以肯定,到二十一世纪,全球服装厂商进行激烈市场竞争的舞台,不仅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而且会出现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城市和农村。

  有关专家对未来中国服装市场供需走势进行了预测。结果表明,中国城市服装市场将向中高档、时尚化、个性化和舒适化的方向发展,中高档服装的比例到二00年估计占到消费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农村服装市场将在适应农村消费需求和生活习俗的特点,坚持实用、方便、民族化方向的前提下,切实提高商品成衣率,估计二000年农村成衣率将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