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新闻

同样是演“女领导”把宋春丽和张凯丽放在一起看差别就出来了

  本剧改编自梁晓声的茅盾文学奖同名获奖作品,汇集了雷佳音、辛柏青、殷桃、宋佳、丁勇岱、萨日娜等实力派演员,情感细腻,年代细节制作考究,从各个角度看都是

  不过皮哥注意到,《人世间》的豆瓣评分只有8.1分,作为年度剧王似乎差点意思。

  它被打低分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剧中女性角色不讨喜:周蓉自私,冯玥任性,春燕黑化,小宁当三,吴倩多嘴多舌,于虹没皮没脸要房子……

  这些女性角色让人气得肝疼,也得罪了豆瓣一部分小仙女,所以有21%的两星、三星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了温良贤淑的郑娟、明事理识大体的郝冬梅、大智若愚的周家妈妈李素华外,还有两个角色广受好评。

  作为剧中最主要的两位高级别女领导,今天我们就来对比一下两个角色,看看她们的官场哲学与处世之道,两位究竟谁更高明一些,到底又有哪些具体差别。

  她家有三个烈士,建国后,她在省高级人民法院任职院长,随后因为时代原因,被下放到酱油厂。

  而她的丈夫马守常是开国少将,建国后任职军事学院的副院长,动荡结束后官复原职。

  但时代的变迁并没有让她变得“聪明”些,比如趋炎附势,曲意逢迎,或者想着如何谋私利“自我保障”。

  她有多“铁”,我们从她被下放到酱油厂后在副书记任上的一系列做法,就能看出来。

  当周秉昆被以“走后门”的方式送到酱油厂时,从车间主任到厂长都心领神会,准备将他放到工作轻松的味精车间。

  她简单一句话就决定了别人的命运,这种“不近人情”的做法给人很大的距离感,我想大多数观众对她的第一印象不佳。

  就当观众以为这又是个“爱惜自己羽毛”的领导时,这位“铁娘子”偏偏又给自己找了很多事儿。

  她悄悄站在出渣车间一旁,观察着周秉昆他们的工作,随后费尽口舌给出渣车间搞来了电风扇;

  曲书记确实做到了替一线工人着想,不只是管他们有口饭吃,而是想着如何让这群工人未来有机会通过自己的能力,获得更好的生活。

  一方面,面对同事、领导,不管对方职务高低,她都有着极强的原则,1就是1,2就2,约等于都不行。

  在外人眼里,这种铁一般的原则就变成了官架子,始终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人情凉薄。

  另一方面,对待普通工人,身为领导的她,除了尽职尽责外,还能和底层工人真正走到一起。

  和周秉昆他们越来越熟悉后,她还邀请他们来家里吃饭,出了酱油厂的大门,就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

  比如后来秉昆找她办事,两人久别重逢,曲书记笑着说“你们想我了吧”,兴奋的表情像个孩子。

  当然,曲书记这种性格的人,注定是不适合官场的,这也为她后来被调到糖厂埋下了伏笔,之后她又落得个被辞退的下场。

  在电视剧后半段,秉昆入狱后把自己封闭起来,她听说后即使身体状况不佳,还是亲自跑到监狱探视,苦口婆心训斥开导,帮助秉昆走出了心理困局。

  出演这样的角色不容易,很容易演成光伟正的符号化形象,但张凯丽凭借精湛的演技,演出了曲书记性格上的特点。

  在这部现实主义剧里,她的角色设定放在那个时代下显然有些违和,但张凯丽让我们对这个角色信服,并心生喜爱,这就是张凯丽表演成功的地方,她的曲书记还是给大家来了暖心的感动。

  但她本名并不叫金月姬,这个很像朝鲜族的名字只是她其中一个化名,便于战争年代在东北地区开展工作,后来建国后就服从安排,继续沿用了这个名字。

  她是省长之妻,自己又在省妇联任职副主任,曾经风光无限,后来夫妻二人被打倒,还住过牛棚。

  原著中,金月姬的丈夫没能在文革中活下来,电视剧中做了改动,平反后丈夫官复原位,金月姬也和曲书记一样搬进了省会吉春的干部家属院。

  如果说曲秀贞的为官之道是“有原则,不怕事,和工人亲如一家”,那金月姬就是“谨小慎微,独善其身”。

  刚开始因为门不当户不对,金月姬对周家各种提防,生怕这个穷亲家连累到自己。

  周家把两盒茶叶送来,金主任看都不看就吩咐秘书还礼,结果因为秘书的疏忽,把茶叶又当礼物送了回去。

  皮哥记得弹幕里都在骂金月姬:当初你们住牛棚的时候秉义毫不嫌弃,现在翻身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未免太自大了吧。

  女儿冬梅找母亲理论,她说周家是好人,可是自己的爸妈却不分好坏,总是用阶级眼光看别人,生怕亲家沾了自己的光。

  之后金月姬内心产生了极大的触动,经过彻夜思考后,第二天她与女儿冰释前嫌,母女相拥的场面看哭了多少观众。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当年被打倒的惨痛回忆,使得老两口做事畏手畏脚、瞻前顾后,其实结合起来看是可以理解的。

  换个角度想,假设金月姬遇到的是乔春燕一家,可能观众会反过来夸赞老太太真有先见之明。

  如果说金月姬这次“还礼”还让人稍微有点不舒服,那之后一系列涉及到女婿的官场运作,简直处处彰显着智慧。

  比如秉义因为弟弟的事得罪了人受不到重用,秉义苦叹自己不想做“理论者”,更想做“实干家”,作为丈母娘的金月姬,这一切自然也看在眼里。

  但她又不愿直接找关系走后门,于是在一次省委例常上门慰问时,金月姬就用自己的方式来了一场教科书式的推荐,后来周秉义顺利当上了军工厂的书记。

  当他还犹豫踟蹰时,领导对他说“你岳母对这件事很重视”,一句话就给秉义吃了定心丸,帮助女婿焕发了第二次政治生命。

  见面后,金老太太先谈起了自己和丈夫那十年的悲惨遭遇:“老郝,受迫害十年,但他对党的信心不变,对党的忠心不变,复出后,还是拼命地干,他真正践行了他自己的入党誓言,为党和人民干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先是提到了自己的独生女儿无人照顾,两位领导心领神会,以为是要上面照顾一下女儿的工作生活。

  接着她又提到了自己的女婿周秉义,两位领导以为这是暗示要组织重点培养周秉义,立刻表态组织会重用他。

  两位领导被闪晕了,这时老太太才不紧不慢地提出自己的真正要求:“二位领导,你们说我现在有没有资格,向组织上提出一个我个人的,纯属我个人的一点要求啊?”

  随后老太太说:“你们不表态,我就不提了,我把它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人生自古谁无憾!”

  这时金老太太才不紧不慢地说到了周秉昆的事,希望组织能在春节前释放狱中表现良好的周秉昆回家,让他过个团圆年。

  这个请求合情合理,最主要是相比郝冬梅、周秉义的未来安排,可以说是“小事一件”,两位领导立刻表示马上去办。

  可是先谈丈夫、再谈女儿、再谈女婿,都是只言付出不图索取,最后再谈到女婿的弟弟,兜了一个圈子后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既向组织邀了功,又向组织表了忠心,最后再额外说一个小小的请求,让所有人都有面子。

  当然这部剧中,金月姬的谨小慎微不只体现在官场运作上,她对周家人在生活上的关照,都是点到为止,很有分寸感。

  秉义去俄罗斯出差,和俄罗斯女郎奥丽娅差点擦出爱的火花,这件绯闻还登上了报纸,换作其他岳母早就大发雷霆了。

  可是金月姬不动声色地把秉义叫到书房,了解了前因后果后,警告秉义“可以擦枪,不许走火”,还帮助女婿瞒着亲生女儿,允许他和奥丽娅通信,但每封信都必须由她过目。

  再比如冬梅想让冯玥来家里住,金月姬没有立刻做一个烂好人,而是敏锐地觉察到未来会存在的问题,万一冯玥和自己处不来,她也不好赶小女孩儿走,大家都很难受,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

  当然冯玥还是住进来了,可事实证明,冯玥后来确实因为晚回家差点出事,金老太太急得饭都吃不下。

  第二天当冯玥在饭桌上主动提出想搬回去住时,金老太太又拦住想说话的冬梅,以大家长的身份和蔼可亲地挽留冯玥住下,虽然她心里想让冯玥走,也知道冯玥一定会走。

  被冯玥婉拒后,金老太太又表态以后想来就随时来,人情上做到了一点理都挑不出。

  宋春丽老师去年在《巡回检察组》里演了一个为儿子平反的老奶奶,演出了底层人民的无助。

  今年在《人世间》里演这个女干部,换了一种演法,演出了知识分子的风骨与纠结,你很难相信这两个角色是一个人演的。

  通过对比我们也发现,同样是出演女干部,女领导,张凯丽的表演突出一个冷面,她饰演的铁娘子形象在这几年的影视剧中是非常少见的。